• 竞网智赢十周年 千万礼券大回馈 2018-03-27
  • 委内瑞拉重启“朝野对话” - 国际动态 - 一带一路发展频道 2018-03-27
  • 经济日报评论员:提升法治中国建设新高度 2018-03-27
  • 《星光大道》 20170930 2018-03-27
  • 房贷利率上浮10%-20% 信贷宽松时代一去不返 2018-03-27
  • 磁力搅拌反应设备[厂家品牌型号价格] 2018-03-27
  • 农业部新确认10个超级稻品种 其中3个品种为四川育种 2018-03-27
  • 国网甘肃省电力公司发布2017年社会责任报告 2018-03-27
  • 网易理财岁末红包:“易钱袋”活期畅享10%收益 2018-03-27
  • 我市与南阳理工学院开展校地校企洽谈合作 2018-03-27
  • 演技在线了25年的舒畅 居然连化妆台都这么有戏 2018-03-27
  • 省林业厅调研指导万源市林业产业发展及国有林场改革工作 2018-03-27
  • 【2018两会·改革新征程】两会矿泉水“小标签”:引领会议新风尚 2018-03-27
  • 父爱缺位易导致孩子叛逆厌学 2018-03-27
  • 美少女模特朱可儿写真图,朱可儿个人资料大起底 2018-03-27
  • 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春天……

    2018-03-13 16:34 来源:作家网 作者:林莉等 点击:
    0
    A- A+

    春天……

            作者:林莉、梁亚军、潘维、灯灯、苏蕾、左岸、黑女、霜扣儿
       
            《春天手记》
     
            林莉
      
      在春天,不是谁都需要遍野的油菜花开
      不是谁都需要成群的蜜蜂在嗡嗡歌唱
      倘若有人连夜赶来,在无人的后山坡上留下来
      我愿意相信他就是那个我年少时梦见的养蜂人
      我愿意相信他和我相同
      他有他为蜂王的幻想,我有我做蜂箱的愿望
      
            《春天短句》
     
             梁亚军
      
      外面的风,我要叫它春风
      外面的雨,我要叫它春雨
      
      风吹了一天,我知道它在忙着招魂
      雨下了一夜,花粒和草种在地下叫门
      
      仅仅只是弹丸之地,再加上几声鸟鸣
      就能让这个春天的灵魂,在这个小镇附身
      
            《春天不在》
     
            潘维
      
      春天不在,接待我的是一把水壶
      倾注出整座小镇。寂静
      柔软地搭在椅背上。我听见
      女孩子一个个掉落,摔得粉碎
      
      春天不在,树木在消瘦
      旅店的床单震颤出薄薄的爱情
      雨,滴入内心。如一个走门窜户的长舌妇
      一下午,就消灭了几屋子的耳朵
      
            《春天汹涌》
     
            灯灯
      
      长亭连短亭,山坡连着山坡
      我最爱的人,还没有从一首离别赋中
      转过身来。春风所到之处,燃烧的花朵,每一朵
      都带着各自的哭腔,和命理
      春天汹涌啊,我想我是命犯桃花,要不
      就是责难的山泉
      整整一个春天,我听见它叮咚的声音
      里面装满了鸟鸣,和它的空山。
      
            《春天了》
     
            苏蕾
      
      春天了
      太阳是暖的
      手心会出汗
      一个人在路上
      东也看看
      西也看看
      走着走着
      就忘了
      走着走着
      就一脚踩进了
      天上的
      白云
      
            《春天里的一个决定》
     
            左岸
      
      东风无处不在。天空,海洋
      草叶的处女气息,从工作帽边沿跑出来的
      一撮黑发,一不小心,弄乱了
      三月的秩序,最先的感知是美妙的
      我坐在浅浅的草丛,大地的电流
      在我体内布置许多灯盏,光阴
      以更古老的暗物质,从指尖
      向蝴蝶转化。一只甲壳虫,被我摊开的双腿
      挡住了去路,对这座突其起来的
      大山,它选择了攀援,我一动不动
      看它爬行,让他先行
      我的目光没有一点杂音
      
            《春天兄弟》
     
            黑女
      
      无名小花已燃成鸟鸣
      在山脊的扭动中,地下河的源头一跃
      入我喉头
      
      立春有雪,纸上寂静
      双重的迟到与呼应,我和田野
      缓缓咽下
      
      时间不过是平庸的调和者
      许多事物秘密相应,大雪落在父亲坟头
      整整二十年
      
      兄弟,请将这绿之酒浆捧给
      永生的,因为它们,我才学会
      赞美你
      
            《春天的大荒野》
     
            霜扣儿
      
      说来就来了,这清明
      白花挂着诗歌
      
      有什么用?诗人在水里捞月亮
      阴阳的路上车水马龙
      焚烧的土地能换回谁存在的天空
      
      三杯酒洒过,一段肝肠闷热
      游丝勒痛经年
      而扬起的烟,何曾隐住荒山
      
      很快。一拨又一拨人
      用灰烬覆盖灰烬
      
      唯有死亡,一发生,就是永恒
     
    来源:卢辉新浪博客
    作者:林莉等
     
    http://blog.sina.com.cn/s/blog_49a976280102xrtb.html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