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 竞网智赢十周年 千万礼券大回馈 2018-03-27
  • 委内瑞拉重启“朝野对话” - 国际动态 - 一带一路发展频道 2018-03-27
  • 经济日报评论员:提升法治中国建设新高度 2018-03-27
  • 《星光大道》 20170930 2018-03-27
  • 房贷利率上浮10%-20% 信贷宽松时代一去不返 2018-03-27
  • 磁力搅拌反应设备[厂家品牌型号价格] 2018-03-27
  • 农业部新确认10个超级稻品种 其中3个品种为四川育种 2018-03-27
  • 国网甘肃省电力公司发布2017年社会责任报告 2018-03-27
  • 网易理财岁末红包:“易钱袋”活期畅享10%收益 2018-03-27
  • 我市与南阳理工学院开展校地校企洽谈合作 2018-03-27
  • 演技在线了25年的舒畅 居然连化妆台都这么有戏 2018-03-27
  • 省林业厅调研指导万源市林业产业发展及国有林场改革工作 2018-03-27
  • 【2018两会·改革新征程】两会矿泉水“小标签”:引领会议新风尚 2018-03-27
  • 父爱缺位易导致孩子叛逆厌学 2018-03-27
  • 美少女模特朱可儿写真图,朱可儿个人资料大起底 2018-03-27
  • 快讯
    微信

    扫一扫,
    或在微信中搜索
    "作家网"
    微博

    扫一扫,
    或点击直接进入
    "作家网"
    官方微博
    QQ群

    扫一扫,
    或点击加入
    "作家网qq群"
    官方qq群

    林荣笔记:读王克金的4首诗

    2018-03-23 11:28 来源:作家网 作者:林荣 点击:
    0
    A- A+

    林荣笔记:读王克金的4首诗

     
    “那个从镜中走出来的人”
    ——林荣读王克金的诗《镜子》
     
    我在想,在诗人王克金这里,一定有着某种赋予“静物”以生命的魔法——某种难解的谜一样的魔法,说不清道不明的魔法。我读他的诗,常常感觉就像在看一场令人目眩神迷的魔术。诗人以各种修辞,比如拟人、隐喻、象征等等方法,以辗转变幻的,甚至如同天启的语言,实现着精神与物质世界、现实与“梦境”或超现实之间的不可思议的玄妙转换。诗人于语言的转换中,揭示或表述着陌生的、无可重复的、独一无二的生命感知。我想这可能就是人们常说的语言天赋吧。诗人借助这种语言天赋,将个我的体验与外界事物之间隐秘的关联传达出来,将事物鲜活的品质和生命的律动传达出来,给人一种莫可名状的阅读感受,一种新鲜的思考和参悟。当然,没有异议的是,就诗歌写作而言,这种语言天赋是需要和诗人敏感的生命体验与生命经验有效融合的。王克金和他的诗便如是。
     
    比如这首《镜子》,诗人以“镜子”这一意象为主线,以“镜子沉默”“失忆”“光线走掉”等拟人手法,创造了一种堪称奇异幻化的境界,折射出众生之相。而所有这些真实或虚幻之镜像,包括诗中所说的“外表”、“印象”,甚至人们看重的所谓“荣誉”,最终都不过归于最后的一片漆“黑”,正如死亡之黑暗,正如死亡之空无,正如:死亡之死亡。
     
    在我看来,这是一首评判之诗,但诗人的揭示是含蓄而智慧的,诗人不露声色,不呵斥,不愠怒,不指责,而是借助于一面“镜子”来折射,来隐喻,他并不直接申斥现实之劣迹,也不直击人性之痛点,而是运用超现实主义手法,借用“镜子”的“遭遇”来说事儿,来警示,来提醒,可谓用心良苦而发人深省的一首诗!
     
    同时,我非常愿意把这首诗看做一首禅悟之诗。若以禅的角度看,这首诗的写作过程,其实便是诗人是以现实之实入境,探索、思辨、求知的禅悟过程。就如禅宗公案中那些机智而巧妙的对话,其中杂糅着生命的认知和智慧,包含着对于佛教中“五蕴皆空”的体悟与识辩?!缎木凡隽?ldquo;有”与“空”的关系,说明“有空不二”的道理?;诖?,回到这首诗中来,我们自可结合诗人的诗句体味佛家“五蕴皆空”的道理。我们每个人其实都不必太执着于“外表”之相,所作所为更应该向内求。那些辛苦努力得来的“荣誉”也不过是身外之物,不过是对过往努力的一个小小总结,最终也不过是“空”,是虚无,大可不必执着于此。诗中“镜子”这一意象的选用,正可谓恰到好处地将佛家的“有”与“空”作了非常形象的诗化处理。正像诗人王克金在诗中写到的那样:那个从镜中走出来的人/返身看时/自身却毫无新奇之处。是的,“有和空”是相对的,不必为“有和空”而苦恼,我们这些“从镜中走出来的人”只要珍惜每一个经历的过程,珍惜其中的快乐便是了。
     
    附:
     
    1.镜子

     
    王克金
     
    镜子因为映称了更多的镜像
    而更趋沉默
    比之透进深层的光线……
    光线正遇拐点
    到了镜面,光线就走掉了
    说幻镜仍然可居
    那个从镜中走出来的人
    返身看时
    自身却毫无新奇之处
    镜子时常失忆
    它抛弃一些外表,一些印象
    像抛弃一些前世的荣誉
    总有众多的人
    来到镜前要看一看
    然而,那天,镜子是黑的
     
     
     “我并没有真正离开过他们”
    ——林荣读王克金的诗《站在顶楼看自己》
     
    一首有思考的诗,才有可能成为一首真正意义上的好诗,思想性、启示性是一首好诗不可或缺的部分。在我读来,诗人王克金的这首《站在顶楼看自己》就是一首很富有思辨性的好诗。
    读诗知人,这话有道理。通过读诗,可以感知到诗人王克金是一个能够坚持理性思考的人,他于喧哗中取静,超拔于熙攘的人声之外。而这也正体现了一个诗人的修为。
     
    我以一个虚无者的身份
    恰好游离了
    一种疯狂的秩序
     
    诗人能够居高临下,冷静审视这个快节奏的、拥挤的、嘈杂的的世界。诗人写道:“它们不管不顾/在这条环外的路上,本能地/显像一次泛滥”,是的,这是一个被无数个追赶的、疯狂的轮子疯狂带动的世界,而这些车轮、这个世界的前路和未来在哪里,最后的目的地在哪里?这是诗人的困惑,也是诗人的思索。
     
    当然,人类社会的最终结局非个人所能左右的,在社会巨大的车轮面前,个人的力量是微不足道的,是渺小的。然而,社会的发展其实也是每个人的力量之和,是每个个体活动的总和。多一个理性的人,这个社会就多一份理性的力量。这里,我当然不是在强调一个诗人有多么大的能量,也不是在强调一首诗能够拥有多么大的分量,能够有多大的担当,我只是在对如诗人王克金这样理性思考的意义表示支持,在对一个诗人的理性思考,表示一种赞成和真诚的敬意。不能否认的是,我们这个越发浮躁的社会,确实更需要这样能够静下心来看社会、看世界,而且积极改变和影响周围的人,无疑,这样的人越多越好!
     
    但是我并没有真正离开过他们
    空场上,那些
    花花绿绿的孩子
    蹦跳着
     
    他们,使这个世界挤满了
    不断冒出的
    嘈杂的,意识
     
    我能读出这两节中,诗人王克金流露出来的非常复杂的情绪。毋庸讳言,一方面诗人对这个世界的发展前景确有悲观的一面,不难看出,前面几节中其实流露出来的情绪是苦闷的、沉郁的,他甚至是厌倦的、失望的,他想逃离,想躲避。然而,诗人王克金也终于是那个能够排遣不良情绪的人,接下来,他写道“我并没有真正离开过他们”,无疑,在诗人的心中,对于这个疯狂转动的世界,他又是深含着热爱和眷恋的。当他从车流中转移视线,这些可爱的、稚气童真的孩子们是这个世界的未来和希望。
     
    虽然,诗人在最后一节中,使用的并不是多么美好而温婉的词汇,诸如“挤满”“冒出”“嘈杂”,这样的字眼流露出来的,仍然是那种依然带有些许消极色彩的情绪,但诗人相信(又有谁能够否认),这个世界的未来,终究是属于孩子们的,具有无限可能性的孩子们,将会继续延续这世界的一切,甚而改变这个世界的一切。
     
    我特别注意到诗人把这首诗命名为《站在顶楼看自己》,诗题很富有意味。分明是诗人站在顶楼之上,看目力所及之处的世界和众生,而诗人却说是站在顶楼看自己,由外而内,由他人转向自我,对于一个“精神成人”来说,这不能不能说是一种智慧,是一种境界。诗人不是一味地去苛责这个世界,去苛求他人,而是向内看,反观自我,内省自警,这实在是一种值得尊重的修为。从某种意义上说,这与佛家的我即是佛,佛即是我;我即万物,万物即我,是有异曲同工之妙的。读完整首诗,再回头来看这个富含禅悟的题目,我不由得从心里说出了一个词:高明。
     
    在此,要感谢诗人王克金,这首诗让我更深切地理解了“佛修”和“禅定”的内涵:修一颗清净心方为根本。无论这个世界如何加速度地行进,无论这个世界如何喧哗如何嘈杂,我们都要努力地保持内心的安宁,保持乐观的态度、理性的思考和参悟!
     
    2017年12月20日----22日
     
    附:
     
    2.站在顶楼看自己

     
    王克金
     
    不看它们,各种车辆也一同向前
    它们不管不顾
    在这条环外的路上,本能地
    显像一次泛滥
     
    所有的驱动,也需要挥霍
    一个神赐的应有的
    属性,继续属于着它们
     
    它们纠集着一些轻与重,大与小
    不分青红皂白地,与性命
    一起绑定
     
    风势蓄谋已久,为此
    它们启动了
    疯狂的五百个轮子
     
    现在,不是木板嘎吱吱作响
    而是我上到一个顶层
     
    我以一个虚无者的身份
    恰好游离了
    一种疯狂的秩序
     
    但是我并没有真正离开过他们
    空场上,那些
    花花绿绿的孩子
    蹦跳着
     
    他们,使这个世界挤满了
    不断冒出的
    嘈杂的,意识
     
     
     “你们要把一辈子看做一个节日”
    ——林荣读诗人王克金的诗《错位》
     
    此诗从日常生活行为着笔,对事物的普遍性联系进行了富有诗意的思辨。有意味的是,诗人把这种普遍联系重新命名为“错位”,当然这里的“错位”也非一般意义上的“错位”。诗人的“举证”很大胆,也很客观,很实在。此诗的第三节:“你们要把一辈子/看做一个节日/一些点就回到亭子檐角/风景枝桠”,很佩服诗人令人信服感叹的想象力。仔细想想,把一辈子看做一个节日,这不就是一种“错位”么!
     
    “村庄大院挂起灯笼之火/四季,轻风不动/那些点在坚持/而位置/多少有些盲目”,读到这里,我想说的是,这是一首思辨诗,同时也是一首引人思考的禅意诗。想起了一个禅语公案:当年惠能禅师一身樵衣步行到广州的法性寺时,恰逢住持印宗法师正在寺内讲经。有两个小和尚听经时不专注,瞅着院子里风吹佛幡摇啊摇的。其中一个说:“看,风动,幡也动。”  另一个和尚说:“不对,是幡动,风也动。”  惠能说:“不是风动,也不是幡动,是你们的心在动。” 而诗人王克金说:四季,轻风不动,只是有些“位置”陷入了“盲目”。这一节虽然有些抽象,但不得不承认的是对人的思考确实有一种唤醒的作用。在诗人王克金的笔下,《错位》这首诗实际上对世间万事万物,对人,对生活的一种认识和修正,是对我们如何看待自己,如何观察和认识世界,如何定位定性一些人、事、物的思考,佛语讲“了了分明,如如不动。”做到“了了分明”非常不易,做到“如如不动”更不易,有一颗向着这种目标努力的心就很难得了,悟道非朝夕之事。
     
    一首开智的诗歌就是这样,会起到唤醒的作用。像这样的诗是对心智的一种考验,这样的诗难懂,甚至犹如天书。这样的诗虽然来自于诗人的生命体验,来自于日常生活场景和行为,但凡尘的喧嚣和嘈杂,却被诗人有意无意的过滤或者隐去了相当一部分,几乎没有烟熏火燎的痕迹,而是直接切入到了事物的内核,或者精神层面最核心的那个点儿。实在地讲,这样的作品少有背景描述和在场感的介入,很难一下子领会诗人的意图,领会诗人表达的要旨,但这样的诗,其实绝非空洞乏味的,有缘分的读者,若能静下来深入阅读,会体会到其中更深奥广博的哲学意味和禅意悟道。
     
    附:
     
    3.错位

     
    王克金
     
    在椅子上瞌睡,你们说静止
    在阳台上看楼下
    你们说
    在车辆上循环
    越来越不相信一些
    没关联的东西
     
    你们要把一辈子
    看做一个节日
    一些点就回到亭子檐角
    风景枝桠
     
    村庄大院挂起灯笼之火
    四季,轻风不动
    那些点在坚持
    而位置
    多少有些盲目
     
     
    “最后,一张脸完整”
    ——林荣读诗人王克金的诗《必知的瞬间》
     
    我当然还是愿意把这首诗理解为一首禅意诗。世间万事万物,瞬息万变,于瞬间便可千变万化,不得其踪。但尽管形式上变化多端,其结果、目的或本质却是有着相同之处——万事万物殊途同归?!盾髯印分杏醒裕?ldquo;千举万变,其道一也”,《庄子》中言:“不离其宗”。佛家说:“不增不减”。诗人王克金诗中写道:“还是指向了这个中心”,“最后,一张脸完整。”
     
    常言道,脸是门面,是一个人尊严的象征。一张完整的脸不仅意味着人的尊严,也意味人性之好人格之美。“完整”即为“一”。而“一”这个字的多解和内蕴又是极为丰富的。
     
    这是一首将感性和理性有效杂糅的作品,整体来说偏于抽象思考,诗人以极其简练的语言将具体事物剥离出去,只剩下内核,剩下诗人的推理、辨析和判断。像诗中诸如“瞬间并不松疏/一些事情挤进门时/更为紧凑”,这样的诗句几乎就是一种断语,当然,这是一种经过对诸多事物、事项观察、研判后的理性结论,是人生经验、生命体验的结语。
     
    “侵占、攻陷/含糊不清/和似是而非”,可想而知,这样的诗句如果没有足够多的人生阅历、人生体验,是难以得来的,当然,这字里行间也包含着诗人内心对于事物的困惑、探索和求解。很显然,这些并非一种自恋式的主观性结论,而是一种思考后的结晶,也可以说是一种直觉创造。
     
    就这首诗而言,其中感性成分的介入,又使得整首诗不至于那么晦涩,比如诗中的第四节“你周围的绿色、草毯/也都向/这一瞬时聚拢”,又有着形象性和生动感,让人仿若置身于一种由逼仄而变得开阔疏朗起来的场景中。就诗歌写作而言,这就是开合有度,就是跌宕起伏,从而达到一种多声部交错进行的艺术效果。
     
    很显然,诗人王克金是在警惕着的,他努力避免诗歌因为说理而陷入空泛的说教。我个人认为这首诗虽然难懂(或许我们也不必执着于一首诗的主题性求解),但却是颇有技术含量的一首诗。
     
    2017年12月11日
     
    附:
     
    4.必知的瞬间

     
    王克金
     
    瞬间并不松疏
    一些事情挤进门时
    更为紧凑
     
    侵占、攻陷
    含糊不清
    和似是而非
     
    瞬时,多有浑浊
    也因为
    凝固不动
     
    你周围的绿色、草毯
    也都向
    这一瞬时聚拢
     
    “无边”是个例外
    它想蔓延开来
    但最后
    还是指向了
    这个中心
     
    最后,一张脸完整
     
     
    林荣简介:
     
    林荣,常用笔名:东方明月。河北衡水人。主要写诗、诗评、随笔等。中国作协会员,河北省文艺评论家协会会员,中国诗歌学会会员,现代禅诗研究会会员。现为民刊《67度》执行主编。出版个人诗集3部,诗合集《火柴  明月和雪》。另写有百万余字诗歌评论及随笔,部分发表在《延河诗歌特刊》、《华语诗刊》、《廊坊文学》、《西部作家》《作家周刊》、《凤凰》《67度》等期刊。
     
    新闻热线:010-85766585/010-85753668/18618415909 主编信箱 Email:18612791266@126.com
    投稿邮箱[散文:zjwswsb@126.com  评论:zjwwxpl@126.com  小说:zjwwxxs@126.com  诗歌:zjwscgf@126.com]
    作家网QQ群:209231420  地址:北京市朝阳区青年汇佳园102号1031/1032室 邮编:100015
    京公网安备11011354019783 京ICP备11032410号-5 作家网商标注册号:13753722
    版权所有: Copyright 2002-2016 作家网